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聖地,就像耶路撒冷對於基督教徒和穆斯林的重要性一樣,「島波海道」或許也是許多單車客心目中必朝聖的景點之一。而對曾經的「全國優勝」藤岡克磨來說,這是重新尋找下一個夢想和價值的地方,希望橫跨瀨戶內海的70公里能邁向的是新的人生旅程。

?

「大家都休息好了嗎?那我們出發囉!」在金色的陽光下,藤岡用爽朗的笑容和宏亮的聲音說著,目前擔任四國單車參鋼構組合屋訪導遊的他,騎起蜿蜒崎嶇的山路,看起來似乎駕輕就熟,反觀身後的旅客們卻是氣喘如牛。

「Championです!」每次問起藤岡桑過去輝煌的經歷,他總是驕傲地說起高中時期的那一段往事,藤岡克磨過去是在中學時代加入自行車社團開始學車,天份出眾的他很快就成為社內的長程王牌,並曾經在四國自行車大會上,得到了全國冠軍,完成了「制霸全國」的夢想。出了社會後,藤岡一度加入了國家隊,並成為職業選手,在白浜競圈賽上,拿到了第四名的佳績。

?

?

在二十歲出頭,就拿到了許多大賽的獎項,未來對於年輕熱血的德島騎士來說,似乎像是家鄉東岸太平洋般的開闊,在賽道上的一切看起來沒有不可能。

但是就在巔峰時刻,藤岡毅然決定放棄最愛的自行車,報考競艇學校的招生,從陸上大道轉戰五湖四海。問起原因,他回答了一個全世界有夢想的人都會碰到的難題,生活。



?

「在日本騎自行車賺不了什麼錢的,主要收入是JBCF(國內大賽)和UCI(國際大賽)的獎金,如果成績不佳就只能靠補助過活,而運動選手的補助本來就很少,自行車這種冷門運動,所能分到的補貼更是微乎其微,現在年輕是還能將就過日子,但是一個自行車手,騎到35歲就差不多到極限了,在這之後入沒有一筆積蓄,未來的生活就很難過了。」藤岡沉痛地說著,當初放棄自己的興趣和榮耀的過往,當然也很不捨,不過在和家人討論過後,還是這樣決定了。

在四萬十川的休息站,來觀光的大伙稍微休息了一下,在這段時間採購了一些紀念品。在站內有一處攀岩體驗館,藤岡和一群年輕人,正在挑戰難度很大的270度斜角。天生平?感佳的他,一派輕鬆的就攻到了頂峰,一如他的年輕歲月一樣。

?

「我最喜歡的就是挑戰了,雖然放棄了當一名自行車手,但是當時想,居家照護床推薦未來能在競艇場上和眾多好手較量,同時也能確保自己的生活無慮,是自己想要過的生活,於是就這樣決定了,直到現在我也沒有後悔。」夕陽映照在藤岡的側臉上,陰影描繪了他的輪廓,同是紀錄了他的決心。

?

競艇學校的生活並不容易,而且大部分時間都是孤身一人奮鬥,但是這對藤岡來說,反而讓他回想起高校時期的往事。他表示,過去學校裡由於只有他一人是長程選手,其他人都是練短程的,所以練習時往往都是他自己一個人,每天都要翻山越嶺的騎上200多公里,幾乎一天中有1/3的時間都坐在車上,不過自己卻很快樂,他視這個為一種修行,自己在每天結束後都能看到自我的成長,對此感到非常滿足,因此雖然辛苦,卻有撐下去的理由。

當初會從眾多體育項目中選擇競艇,也是因為這個項目和自行車在某些方面有點像,所以自己能將過去的優勢帶過來。他說由於自己體重較輕,所以所需費的力就較少,天生良好的平衡感,讓自己能在水面上很好的控制船,而不致翻覆。而最重要的是由於自己過去在單車上常常要承受100多公里的高速,所以培養了很好的動態勢力,這對職業選手來說很重要,因為你必須看清周遭的事物,才能在短時間內做出改變戰局的動作及反應。

雖然躊躇滿志,也費了苦力練習,不過最後令他失望的是,或許是因為年紀的關係,最後學校並沒有錄取他,這讓每一天都如同苦行僧般的藤岡,頓時又失去生活的動力。



這一次的打擊對他來說是重大的,因為當初做這個決定時,所傾的是畢生之力,所以失利來的如此重、如此快時,打擊就是刻苦銘心的。

?

「我曾經想回去當自行車手。」藤岡說,在這之後,曾經想過重操舊業,但是在一次練習賽上,開賽前就感到身體不是,腿、胳膊以及胸口局部麻痺,完全無法動作。在接受治療及檢查後,醫生告訴他之後若還想要當職業選手,就只能服用止痛藥上場了,而且心跳速度越來越慢(每分鐘31下),在練下去有可能會有生命危險。

於是在為了生命安全下,藤岡最後選擇告別最愛的體育競技,回歸打卡生活,他回到家中的建築公司幫忙,偶而接受朋友的邀約,幫忙當四國單車團的嚮導,生活比起過去優渥、安定不少。

但是,有時候總會感到有內心仍有一種悸動,那是對高速的渴望,他明白他不甘心此生就這樣過去,榮耀正在呼喚他,而他也如此回應著。

「生活沒有目標,比累到筋疲力盡來的可怕!」他輕描淡寫的說。

每個掙扎的人,都需要一個出口、一個契機,讓自己重新找到自己,重鋼構屋價錢新得到真正的自由。因為工作的關係,25歲的藤岡克磨有機會參加由國際自行車大會主辦,總長度70公里的「島波海道自行車大賽」。

70公里在對他來說還不到過去練習量的一半,但是卻有機會在這段距離中,重新尋找自己的價值,畢竟他是活在車上的人,只有在高速下,他才能找到自我,或許仍是徒勞無功,但覺得舒服,這才是原本的自己。

?

「我不後悔!」一年前他是這麼對自己說的,希望一年之後,他的心能隨著這次的考驗,找到像賴戶內海般的平靜,並再次對自己的人生說出這四個字。


C68475EB5B24D71D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天痕的書寫筆記

tjjb25g8j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