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ml模版城市話本:暴利經濟下的殘酷"青春飯"
青年時訊3月6日報道:歲末年初,媒體相繼推出瞭“中國十大暴利行業”和“中國最賺錢的十大職業”排行榜。這些像征著遠大前程、舒適生活的職業倍受年輕人的青睞。然而,時訊記者采訪瞭解到,在這些暴利經濟中或誘人職位上拚殺的女人,卻有另一番職場解讀,她們戲稱自己是在喫“暴利經濟下的殘酷青春飯”。“青春飯”已經不再隻意味著那些年輕貌美的女孩炫耀臉蛋,同樣適用於在高強度競爭壓力下工作的年輕知識女性。

傳說世上有一種無足鳥,天空成就它們最輝煌的時光,永不停息的飛翔就是它們的宿命。直到有一天,它們精疲力竭而墜落在地,纔能休息,而這卻是對天空的訣別。在這些暴利經濟中掙紮生存的職場女性或許就是無足鳥,她們承受巨大的競爭壓力,甚至透支體力來換取工作上的滿足,而離職成為多數人最後的選擇。

有些售樓處銷售人員較多,會采取每月淘汰制

易欣,27歲,慧谷陽光售樓小姐

留著清爽短發的易欣很坦率,“售樓小姐就是青春飯,我們公司最小的售樓小姐纔20歲。這一行每個人都可以做,隻是過瞭30歲就不會有公司要你瞭。”易欣是學房地產經濟管理專業的,本來想做地產前期,可是當時沒有找到滿意的工作,看到售樓小姐的收入很豐厚,就做起瞭這行,而且一幹就是4年。

盡管有班車,易欣還是要花1個小時的時間往返於地處望京的樓盤和自己傢。“這不算什麼,要看我們所售樓盤的位置,遠的時候我要花兩個多小時呢!”

身著統一的制服,保持熱情的微笑,售樓小姐的工作從早上8點半準時開始,下班卻要以客戶的時間為準,完成銷售就是核心目標。“我們銷售是有硬指標的,一般是每月3套房子。賣得好,可以按出房量及銷售面積返利;幹不好,也不能混事。第一個月完不成還可以商量,第二個月就會降到試用期,如果第三個月成績還是零,那就意味著開除。”易欣剛開始售樓時就面臨瞭這樣的危機,“我三個月都沒有任何成績,就在我認為自己要被開瞭的時候,有個客戶簽單瞭。我當時興奮得都快哭瞭,看見客戶時笑得連嘴都合不上瞭!”

易欣每天穿梭於售樓處、樣板間和工地現場三點之間,陪著客戶看房子,解答他們的疑問。“我並不覺得陪客戶看房很辛苦,雖然每次都要兩三個小時,一天要好幾次。隻是有些客戶自己看完,又讓陪太太看一遍,陪父母看一遍,陪朋友看一遍 我要花上近一周的時間,最後,他又退瞭訂金不買瞭。”易欣每周六日都必須上班,周一到周五選擇一天休息,可是這一天還往往因為客戶要看房而不得不放棄。

地產市場中售樓小姐的流動量很大,一個樓盤銷售完瞭,售樓小姐也就散瞭,彼此間的競爭也很激烈。“有些售樓處的銷售人員比較多,她們就會采取每月淘汰制,排在末尾的人,無論你的銷售業績如何,也隻有走人的份兒。所以那些售樓小姐間就會有惡性競爭,為瞭一單生意打破頭搶啊!”易欣無奈地嘆瞭口氣。

從最低時的兩、三千元月收入,到最高時的一、兩萬元,她已經跳瞭兩次槽,基本都以工作環境為選擇標準。“即便在我們這樣競爭壓力相對小的地方,銷售人員之間也會搶房子,搶戶型,搶客戶。”

售樓小姐就在這種“提心弔膽,忽喜忽悲”中緊張地生活著。“有一個月我特別不想幹瞭,因為連續有好幾個客戶交瞭小訂就退,交瞭小訂就退,我急得都失眠瞭。我每天都在想到底出瞭什麼問題瞭,是自己的問題,還是房子的問題,或者是客戶的?我急得直上火,因為年輕,所以不想遺憾,用盡全力想做出些成績,所以不能參加朋友聚會,不能在公休日陪傢人,不能穿高跟鞋,還要時刻保持高漲的熱情,忍受嗓子疼,偶爾遭受不滿客戶的指責和不合情理的討價還價。”

易欣覺得27歲已經算是個“高齡”售樓小姐瞭,“我們沒有合同,沒有根,流動在各種樓盤間。我準備結婚瞭,等有瞭小孩就換份穩定的工作,總不能當售樓媽媽吧,每天為孩子和房子兩頭擔心。”

我覺得自己就要被擠幹瞭,榨幹瞭,油盡燈枯瞭

阿紅,25歲,會計師事務所審計師

“工作以後,我就再也沒見過傢裡人醒著的樣子。”25歲的阿紅在一傢國際知名會計師事務所做審計工作。每天早晨7點離傢上班,夜裡11點下班到傢,已經是她的基本日程表。

阿紅說,最初選擇在大型事務所做審計工作是因為能學到很多知識和技能。“兩年瞭,忙著對不同客戶公司的財務記錄進行審計,還要和各種行業的人打交道,很鍛煉人,可是代價也很高。我一般一天工作十二三個小時。每年10月到次年4月是我們財務審計最忙的時候,我經常24小時連軸轉。那種周圍人都聚精會神、行色匆匆的氛圍讓你根本顧不上計算時間,你隻能一直盯著賬冊,看著電腦,不停地計算、核對,不停地敲打鍵盤,有時候我一睜眼,就感覺數字在飄。”

阿紅周圍的同事年齡大約集中在23到27歲。這些人當中,每年公司都要裁近一半的人。“人力是會計師事務所最大的資源,也是最大的成本。所以公司一年一裁人,不停地淘汰舊人,壓縮人員提職的薪金成本。你明明知道自己幹的是3個人的工作量,或是一個人3天的工作量,可是大傢工作都很拼命,自己也必須咬著牙。‘能者多勞’就成瞭你繼續承受超額工作量的借口。”

“帶病上班根本不是新鮮事,許多人就是在掙紮著證明自己。”阿紅有一位女同事,因為工作壓力大,在見客戶時當場暈厥,渾身抽搐,被客戶送進瞭醫院。還有一名女同事,一連工作瞭幾個晝夜,忘記摘掉自己的隱形眼鏡,結果一天打盹醒來時,眼前一片血紅,視網膜脫落。最可憐的是她的一位好朋友,本來隻是染上瞭感冒,可是堅持帶病上班,最後發展成瞭哮喘,隻好回傢修養。銷假回來上班時,隻要一見到文件和客戶,她就會喘個不停,隻好辭職離開瞭。

“有的時候,我覺得自己就要被擠幹瞭,榨幹瞭,油盡燈枯瞭。”年輕的阿紅臉上流露出一絲憂鬱,“也就再熬兩三年吧,然後跳槽去做財務總監。我男朋友總勸我要維護起碼的生存權,那不到5000元的月工資換來的是我每天12小時的體力透支,6小時的睡眠,間歇性的感冒和時不時暴躁的脾氣!我和男友一周最多見一次面,打電話也要在夜裡11點以後,甚至是凌晨。要是真的結婚瞭,總不能我們倆一直見不到面吧?”據阿紅介紹,女審計師離職的很多,公司裡凡懷孕的同事都辭職瞭。大多數女同事在工作幾年後,要麼去其他公司做財務工作,要麼升職做管理,堅持做下來的鳳毛麟角。

(應采訪對像要求,文中隱去其真實姓名)

水靈靈的小姑娘,三年熬成黃臉婆

胡文,34歲,中央電視臺編導

34歲的胡文在電視臺做編導已經3年瞭,為瞭在電視圈裡獲得一份職業滿足感,也為瞭贏得一份同行的尊敬,她自嘲地說,“工作起來不能太把自己當個女人。”

雖然戲稱自己是“工作狂”,可是胡文還是時刻有“快被淘汰出局”的緊迫感。胡文說,電視編導這份工作不是個令人長壽的職業。搶時效就要加大工作強度,贏得觀眾又要註重播出質量,所以策劃制作得很精細,“雖然當瞭那麼多年記者,可我現在依然是采訪的前一晚就緊張,腦子裡不停地梳理采訪提綱,考慮可能遇到的問題,經常失眠。而回來編片子,我又要精確到每一個畫面、每一幀(1/24秒)。”

去年一年,她制作播出瞭20多個專題片,成績排名頻道首位。按照一個片子平均需耗費10天時間拍攝制作來計算,她一年所能休息的時間不超過50天,而這剩下的閑暇時間往往要用於選題策劃。“我們基本上沒有什麼休假,大傢就像是上瞭永動機,思考選題、拍攝編輯、後期制作,周而復始,永遠也停不下來。”胡文有些無奈,“我們一般總要保持有3個片子在手裡的興奮狀態。拍攝一個片子,錄制一個片子,同時腦子裡策劃下一個選題,腦子總處於高度緊張的亢奮狀態。”

盡管如此,電視編導依然是十分受女性青睞的職業,而也因此競爭更加強烈。“我們電視臺的編導都是年輕人,競爭很激烈,淘汰率也很高,人員像走馬燈一樣,我們頻道開播兩年來,四五十個編導換瞭一撥又一撥。很多女編導因為工作太忙,都成瞭大齡女青年。有一句形容我們電視女編導的玩笑話,水靈靈的小姑娘,三年熬成黃臉婆。這是實話,我們那些年紀輕輕、挺漂亮的女編導經常從機房蓬頭垢面地出來。”由於工作辛苦,女編導們常常透支體力來換得工作成果,據胡介紹,有位女編導熬夜編輯瞭一整晚,早晨從機房出來時臉色煞白,需要扶著牆纔能撐住身體。胡文說,“為瞭搶時間,編導們大多在機房一坐就是六七個小時,所以幾乎每個辦公室都有一個沙發,以便編導們工作得實在撐不下去時,在沙發上睡一會兒,睜眼再幹。我經常後半夜回傢,傢裡都快隻成我睡覺的地方瞭。”

晝夜之分在女編導的眼裡並不那麼明顯,因為在機房中,在閃爍的電腦屏幕前,她們的作息時間完全依靠編輯機上跳動的數字,大多數女編導處於亞健康狀態,用胡文的話,“我們這裡空氣混濁,大傢飲食又是有一頓沒一頓的,又沒時間鍛煉。大傢夢想中最幸福的事情就是能睡個安穩覺。最痛快的時候就是年末臺裡組織活動時,大傢狠狠地發洩一番,把一年的怨氣和牢騷都釋放出來。所以,女編導幹兩三年後就分流瞭。有些虛榮的女孩子很快就撐不下去瞭,還有很多女編導真的是適應不瞭這種工作強度汽車音響喇叭品牌,也很快被淘汰瞭。當然,幹得好的,幾年後也就做管理瞭,能留下來繼續做編導的不多。我們一個月的收入也就五六千元,可是這是與編輯業績有關的。我很愛這個職業,她讓我享受到伸張正義和公理的快樂,可是我們采訪時面對的威脅、暴力和自然險阻,不是任何一個女孩子都可以忍受的。”

背景汽車音響喇叭安裝新聞

2002年“中國十大暴利行業”名單

《共鳴》雜志在其2003年1月號上刊載文章對國內行業進行瞭一次品評,並從中推出瞭“中國十大暴利行業”。它們是:

房地產業、出版業、醫藥業、高速公路、汽車業、傳媒業、手機業、留學中介、民航業和中學教育。

國最賺錢的汽車低音喇叭十大職業(2002版)

計算機軟件開發商、建築承包商、律師、體育明星、註冊會計師、證券經紀人、廣告人、特種養殖(種植)主、整形醫生及美容師、公關人

A786D2DF914F98DE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天痕的書寫筆記

tjjb25g8j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